新娱乐在线网站_新娱乐在线网站怎么样?_新娱乐在线网站好不好?

新娱乐在线网站

作者:admin编辑:新娱乐在线网站
7月12日,随着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老李”落网,含山重大贩卖毒品案件成功侦破,盘踞含山县境内的贩毒网络被连根拔除 警方调查发现,“老李”自2013年12月以来,每隔一个月,就从合肥、南京等地购进大量冰毒,在含山分销给含山及周边的吸毒人员 “老李”就是含山县冰毒的“代理商”,已经垄断含山县的冰毒市场,号称含山“冰王老李” 为了贩卖毒品,他甚至将自己的亲侄子拉下水 含山“毒枭”浮出水面去年5月初,含山禁毒民警在办理一起吸毒案件时,获悉含山县城有一个外号“老李”的人正在出售毒品 到去年年底,含山警方查处的众多吸毒案件中的吸毒人员均向办案民警提供线索称,他们吸食的冰毒都是从“老李”那里购买的 警方随即对其展开调查 今年5月,含山警方终于摸清了“老李”的基本情况和其三个详细的落脚点 通过对“老李”一年多的贴靠侦查,含山警方已掌握了“老李”贩毒网络结构及相关吸毒人员的身份信息、活动轨迹等情况 “老李”自2013年12月以来,每隔一个月就到合肥、芜湖、南京等地购进大量冰毒在含山分销给含山及周边的吸毒人员 “老李”可以说是含山县冰毒的“代理商”,已经垄断含山县的冰毒市场,号称含山“冰王老李” 而且“老李”坐过三次牢,多次与公安机关打交道,非常狡猾,具有很强的反侦察能力 为了逃避打击,他不断更换手机号码,使用的手机号码达18个,每次换手机号时均发信息给关系紧密的吸毒人员,并且毒品交易时不在电话中详谈,都是见面商谈;同时不断更换交通工具,一年多时间里共租用过6辆轿车;居住地也变换了4处,狡猾的“老李”为了减小风险,把冰毒只卖给固定的下线,不熟悉的人一般不卖 为此“老李”曾自信地放出豪言:“公安抓不到我!”警方出手“冰王”落网经过连续一年多侦查后,含山警方在掌握了“老李”确凿的犯罪证据后,决定对其进行抓捕 但是狡猾的“老李”仿佛有所觉察,多次逃脱警方的抓捕 7月12日上午,含山警方获悉“老李”正在巢湖市区某宾馆住宿 含山警方立即组织警力前往抓捕,在巢湖市警方的大力配合下,终将正在熟睡中的“老李”擒获 据“老李”供述,两年前他服刑出狱后准备重新做人,但是好吃懒做的他又怕吃苦,于是去找以前赌场上的朋友,最终找到了赌友王某等人,王某等人带着他在赌场上混,不时给他点零花钱,让“老李”勉强度日 赌场上人员混杂,不久在一位赌友的诱惑下,“老李”开始吸毒,吸毒后的他感到整日晕晕乎乎、无忧无虑,赌场上的那点“赏钱”根本不够昂贵的毒品消费 偶然间,“老李”觉得,如果低价买来毒品高价卖出去,这样钱来得岂不是又快又多?于是“老李”开始尝试着贩毒 他把毒品卖给亲侄子为了让“生意”做得更大,“老李”起初免费带着社会上的年轻人吸毒,并无偿赠送他们少量冰毒让他们上瘾,并叫他们帮忙拉点生意,甚至连亲侄子也不放过 “老李”的亲侄子李某今年23岁,父亲常年在外经营房地产生意,家中生活比较富裕,是个典型的“富二代” 一天,“老李”带着一些人聚众吸毒时,无意间发现小李竟然是自己的亲侄子,“老李”感到很诧异,小侄子竟然长这么大了,居然还吸毒!这也难怪,12年前“老李”因为犯罪被判刑,现在小侄子长大了自然也变了样 小李知道叔叔在贩毒后,觉得购买也方便了,于是小李开始打“老李”的电话要求购买冰毒,“老李”开始不好意思,但是后来“老李”觉得不在他跟前买冰毒也要到其他人跟前买,肥水不流外人田,于是“老李”就接二连三地卖冰毒给侄子吸食 “老李”通过不断发展下线,“生意”也越做越大,但最终又把自己“做”进去了 目前,“老李”已被含山警方刑事拘留 杨本玉 本报记者 金学永本报记者 杨彩虹 实习生黄小莹“招募专车司机,早日实现万元梦 ”这两天,在微信朋友圈、本地网站上突然出现大量关于“滴滴打车招募宜昌私家车主”的信息,引来广泛关注 就在前不久,武汉因滴滴专车起风波,“专车”服务面临哪些问题,宜昌运管部门又持怎样态度?记者就此进行了走访调查 记者体验:快车司机招聘门槛低“滴滴专车招募,名额不多,请有车朋友尽快加入,月入一万不再是梦想 ”这两天,这条信息在宜昌朋友圈内广为转发 记者上网搜索后发现,在58同城等网页上,以“滴滴招聘专车司机”为题的招聘信息有近10条 其中一条招聘信息当天点击率达五千多次,投递人数62人 在招聘内容一栏,记者见到,写着“自带宜昌车牌私家车(裸价10万元以上),车龄5年以内,驾龄1年以上,免费加盟,不扣押任何证件,扫二维码注册即可”等信息 记者随即联系该招聘公司,对方表示,他们是和滴滴等软件平台合作,只要信息审核通过,然后下载司机端客户软件后,就能接单赚钱 昨日,记者下载滴滴打车软件,点击首页看到“司机招募”选项,随后,记者点开“快车 专车司机闪电加盟”板块,按提示步骤,注册手机号,填写姓名、身份证号、城市、车牌号、车辆品牌等信息后,再上传驾驶证、行驶证正面照 不过,因驾龄未满1年,记者未能通过审核 之后,记者通过滴滴快车招募信上的电话,联系到一位自称方经理的宜昌办事处负责人 对方表示,确实正在招募私家车主,预计招500人左右,只要符合相关条件,注册下载软件即可,兼职、全职都行 随后,记者联系上滴滴快车公关部,一位周姓负责人受访时表示,本次在宜昌上线的是滴滴快车业务 滴滴“快车”是滴滴打车软件推出的另一种叫车服务,司机是通过审核的私家车车主,乘客叫车后,私家车车主接单后接送 与专车相比,乘客所有付费,都归车主所有 至于安全性、合法性等问题,对方表示,“快车”注册同样需要经过滴滴的严格审核,包括行驶里程需在10万公里以内,车龄6年以内 车辆保险必须有交强险、第三方责任险、车辆损失险等 不过,据通过审核的私家车车主王先生介绍,从申请到注册成功他只花了二三个小时 记者探访:部分私家车主和的哥尝鲜昨日下午6点多,记者通过滴滴打车软件,选择“快车”服务,刚一发布“晚上8点,从白龙岗公园到五一广场”的出行信息,一位牌号为“鄂**5J81”广汽传祺车主立即接单,并打来电话确认订单 当记者表明身份后,接单车主罗先生欣然接受采访,他称前两天看到网上招募信息,和几位朋友试着注册了,没想到很快通过审核 上周末,他趁着休息开始跑了几单 对于广告所称“月收入过万”,罗先生表示并没赚到什么钱 他给记者算了笔账,接了6单生意,最远一趟是从万达广场到下牢溪,按计价收费44元,除去油费、车辆磨损等成本,如果拿不到达到相应单数的奖励,基本上没什么利润 除了不少私家车主尝鲜,不少的哥也辞职转行,拿自家私家车注册后跑单,的哥陈师傅就是其中一员 40多岁的陈师傅开了十几年出租车,上月,他把自家东风日产轿车拿出来,在滴滴注册后跑起生意 他说不用交“份子钱”,压力相对小些,但是生意少多了 记者采访时发现,虽然不少车主已经注册,但大多持观望态度 上周就已注册的曹先生,至今没接一单 除了工作较忙,他最担心“合法性”的问题,“生意没跑成,要一下罚几万就不划算了 ”他也曾咨询过宜昌滴滴快车招募负责人,对方表示不用担心,甚至表态“万一被处罚,公司可以报销部分罚款”,但他心里还是没底 运管部门:坚决打击,已有处罚先例“滴滴快车”业务现身宜昌,宜昌运管部门持怎样态度?昨日,记者采访了市运管局运输科负责人 据了解,今年1月,市运管局就已发布《关于禁止利用打车软件违法从事道路旅客运输和出租汽车客运经营的通告》,明确表示:禁止私家车等非营运车辆利用打车软件招客营运 今年以来,市出租车客运分局加大了火车东站、长途汽车客运站等地的巡查密度,先后查获并处罚2辆非法营运的私家车主 今年2月,接到举报后,市运管执法人员一路跟踪,将一辆利用打车软件跑专车业务的奔驰车主当场查获,按照相关条例暂扣车辆,并罚款3万元 4月9日,因为同样情况,一辆东风雪铁龙CR5因通过滴滴打车软件预约载客被当场查获 接到举报后,执法人员迅速赶到现场,虽然证件显示,该车属于武汉某汽车服务公司名下,且赵某为聘请司机,但最终仍认定为非法经营行为,罚款1万元 据运管部门相关负责人透露,目前,在宜昌城区,约有400余位私家车主通过滴滴打车等软件注册后,在城区从事非法营运(按已接过单为标准),实际注册数量可能更多 “专车、快车其实就是未取得相关行政许可的私家车非法营运,存在隐蔽性强,取证难、执行难等问题 ”市出租车客运分局局长刘念对此有些担忧,随着更多私家车进入,出租车和专车司机的冲突有可能在宜昌上演 本报记者 张帅昨日,记者从太原市交警部门了解到,来自霍州的刘某穿上交警警服上路,这一胆大妄为的假交警在“执法”时被当街巡逻的真交警发现,随后被抓获 目前,刘某已被移交至派出所做进一步审查 7月13日下午2时40分,太原交警迎泽二大队六中队的民警张伟骑摩托巡逻至桃园西四巷时,远远看到一名“交警”正在盘查一名桑塔纳轿车司机 张伟发现,这名男子虽然戴着白色警帽,穿着警用上衣,还系了条白色腰带,可下身却穿着一条便服裤子 发现该名 “交警”穿着异常后,张伟立即驱车上前查看,发现此人不但“警便混装”,而且未佩戴执法证,衣服上也没有警衔、警号,而此时这个又黑又瘦的小个子 “交警”也发现了张伟,忙将已拿到手的驾照和行车证还给了桑塔纳司机 面对张伟的询问,此人先说自己是实习生,又说自己是霍州交警,且其领导就在前面,请张伟同他一起去见领导,但说着说着撒腿就跑 张伟立即骑上摩托,拉响警报在后追赶 追至桃园四项北一条时,张伟看到路边群众较多,忙高声喊喝,请群众帮忙拦截,而路边群众一呼即应,纷纷上前拦住了小个子的去路,最终协助张伟将此人控制 现场检查后,张伟当场从小个子身上搜出一个记录着车牌号、车主电话及现金数额的小本子 随后,张伟呼叫同事将小个子带回了大队 经审讯,小个子姓刘、20岁、霍州人,其自称警服是在霍州买的,刚到省城四五天,6月 12日在水西关南街以消除违法记录为名骗了一位市民500元钱,还曾骗过一位女士130元钱 目前,刘某已被移交公安迎泽分局庙前派出所,民警正在对刘某进一步审查 东营网讯 7月13日,东营38个爱心家庭捐赠的24000元善款被发放到菏泽定陶县一家儿童福利院的48名孤儿手中 这是中国信德公益“水杉助孤行动”2015爱心助养活动的一部分,38个爱心家庭通过认领孩子们课外辅导费用和捐赠衣物、图书、文具等方式,长期助养这里的48个品学兼优的贫困儿童 本报此前曾有报道,2014年3月,中国信德公益“水杉助孤行动”山东之旅在东营启动,爱心助养活动是“水杉助孤行动”中的子项目,主要为菏泽定陶县南关民办儿童福利院的孩子们寻找助养家庭 2015年,东营共38个爱心家庭报名加入这次活动,这些家庭每年为这些孩子每人捐助500元课外辅导费用,同时提供衣物、书籍、文具等生活学习用品 参与助养活动的市民多数为信德公益山东分社在东营的志愿者和普通市民 一个来自垦利的助养家长表示,这种方式不仅把东营人的爱心传递到菏泽,也让自己的孩子感受到公益的力量 这是“水杉助孤行动”爱心助养活动的第二期,这项活动还将长久持续下去 记者获悉,48位菏泽贫困儿童除了收到东营爱心市民的现金捐赠外,还领到了中国信德公益山东分社爱心志愿者们自愿集资购买捐赠的100套床罩、枕头等寝具 中国信德公益捐赠的两千多册新书也补充到位于该儿童福利院内的信德公益图书馆菏泽分馆的书架上,让孩子们的暑期生活过得更加丰富多彩 (记者 李晓琳)记者万廷化 通讯员时广建报道 自己的驾驶证被暂扣,醉酒驾车被查获后,竟报上与自己长相相仿的哥哥的名字,孰料机关算尽还是未逃出民警的“慧眼” 7月14日,涉嫌危险驾驶罪的犯罪嫌疑人何某强被依法提起公诉 7月9日1时20分许,杞县交警大队民警刘子文、宋新宇执勤时,发现一小型轿车呈曲线行驶 驾驶人看到执勤民警便急忙掉头,民警当即拦下该车进行检查,并用酒精测试仪对驾驶员进行测试 试结果为107.4mg/100ml,该驾驶员涉嫌醉酒驾驶机动车 民警要求驾驶人出示驾驶证时,驾驶人自称名叫何某强,家住杞县高阳镇,驾驶证件忘在了家里 民警在带其到医院抽血并送检的同时,利用警务通进一步核实驾驶人身份信息,并以此询问其家人的基本情况,但该男子前言不搭后语 后经查证落实,何某强目前在河北做生意,根本就不在杞县,驾车的极有可能是其弟何某令 在事实面前,驾驶人终于承认其真实名字为何某令,因为他本人的驾驶证因交通违法被外地交警部门暂扣,他和哥哥长相、年龄相仿,所以醉酒后就冒充哥哥何某强,孰料还是被细心的交警查明了真相 经检验,何某令血液中酒精含量为80.94 mg/100ml,涉嫌危险驾驶,于当日被依法刑事拘留


(文章来源:博亚娱乐城

评论: 7月12日,随着涉嫌贩卖毒品罪的“老李”落网,含山重大贩卖毒品案
关键字: 新娱乐在线网站